欢迎来到临湖南光速芙蓉山茶业有限责任公司!

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收藏网站|在线留言
蓝月亮心水论坛热线
623-0528-165
联系茶业有限责任公司
热线:6873-0528-166

邮箱:21231328@163.com

地址:湖南光速芙蓉山茶业办事处作西店工业园

忠磁积极面对市场竞争

文章出处:未知作者:忠磁机械人气:137发表时间:2016-12-25 09:59【

  

 
  三婶个矮,皮肤黑,长得不好看。三婶只有两个儿子,没女儿。大儿子结婚后,另立门户,单独过日子去了。三叔三婶就和小儿子、儿媳一起生活。三婶的两个儿子和儿媳都说三婶笨,三叔也说三婶笨。
    三婶每到做饭时就发愁,实在不知道做啥饭时,就问三叔,三叔也不知道自己想吃啥饭,便说你想咋做咋做,我不管。三婶的小儿子是吃粮不问事的主儿,问他也白搭,三婶便问小儿媳,小儿媳也说,不管你,随便。三婶想了想,也没啥饭可做的,就擀面条吧。三婶系上围裙,择菜,洗菜,和面,擀面条。一锅面条很快就做好了,三婶牵着小孙子去隔壁邻居家把正和邻居闲聊的三叔叫了回来,又去堂屋喊正看电视的小儿子、儿媳吃饭。三叔掀开锅盖一看,是一锅面条,有些不满意,对三婶说,你就会擀面条,还能干啥!三婶不高兴了,说,问你吃啥饭你不管,做好了,你嫌这嫌那。三叔嘟囔着,盛了一碗。三婶给小孙子盛了一小碗,她怕小孙子吃撒了,便一勺一勺地喂。小孩子不老实,吃着饭满地跑,三婶一边喊着,一边举着勺子跟着孩子喂。等把小孙子喂饱,三婶去盛饭时,锅台上已是白花花的一片空碗,锅里的饭也凉差不多了。大家吃完饭,已经各就各位,该干啥干啥去了。
   三婶胡乱巴拉着吃了一碗面条,开始刷锅洗碗,洗过碗又去喂猪,然后又去和蒸馍面。这些活三婶自从嫁给三叔开始,已经干了几十年了。因为指望不上,所以,三婶从来不指望有谁搭把手,帮个忙,好像这些活天经地义就该三婶干,三婶也习以为常了。而在三叔眼里,家务活根本不算活,他从不认为,家务活也是要出力气的。
   三婶刷完锅,和好面,喂饱猪、鸡、鸭,来不及喘口气,便解掉围裙,㧟个筐,一路小跑往庄稼地里奔去。三叔吃过饭,已经掰了几垄玉米了。三叔看见三婶才到地里,说也不知道你在家里磨叽个啥子,都半晚上了,还干啥活。三婶也觉得自己来晚了,好像有点理亏,便不说话,刷刷刷掰起玉米来。三叔又说,咱这块儿地今个就能掰完了,明儿你去东地里掰两天吧。三叔说的东地,是指大儿子的玉米地,三叔三婶经常帮大儿子干农活。三婶有些为难,没接话。她倒不是不想帮大儿子干活,只是怕又要看小儿媳的脸色了。
    三婶在两个儿媳面前,左也不是,右也不是。她给大儿子的孩子拿个糖,小儿媳甩个脸子给她看,她给小儿子的孩子拿个糖,大儿媳甩个脸子给她看。三婶对孩子明明是一样地疼,可两个儿媳偏说一碗水没端平。
    三婶忍气吞声地看着家里每个人的脸色,恪守“保姆”之道,尽量少说多做,可她还是常常莫名其妙地被指责。那天夜晚三婶已经睡觉了,小儿媳来到三婶房间,问三婶说,我的手机充电器找不到了,你看见了不?三婶忙说,我没见呀。小儿媳脸一沉,说家里除了你收拾东西爱乱放,谁还会摸。也真是,这个家除了三婶收拾,没谁再收拾了。三婶仔细地想,就是想不起来自己到底有没有动过充电器,便小心地对儿媳说,我真想不起来了,你再找找吧。儿媳恼羞成怒,大声说,肯定是你把充电器扔了,以后你不要动我的东西了!三婶连声应着,儿媳仍是一脸怒容。三叔旁观了这出“戏”,没任何反应。儿媳余怒未消,蹬蹬蹬走出三婶的房间。三婶的眼泪瞬间流了出来,她怎么也想不明白,一个充电器到底有多值钱,竟致儿媳如此恼怒。就算充电器是自己弄丢的,那也是无心之错,难道就不能原谅吗!三婶流了半夜的泪,第二天一早,却像没事一样,早早起床,为一家老少准备早饭。
    在三婶家,全家人都像住宾馆的贵宾,当然除了三婶。到了饭点,一家人只管回来吃饭,饭合胃口就多吃,不合胃口就少吃;衣服脏了,只管换;渴了只管找水喝。可是,三婶却被忽视了。只在某些特殊时刻三婶才会被想起,比如,三叔要换衣服时,会想起三婶,让三婶给他找衣服;三叔看见地上的南瓜烂了,也会想起三婶,说三婶不知道东西中用,好好的东西非要放烂了才知道吃。
    三叔在村里人眼里是个“能人”。村里谁家有矛盾,要请三叔出面调解,谁家有了红白喜事,要请三叔执事。可是,三叔不知道家里的酱油瓶在哪放着。三叔和别人说起三婶时,总说,她能干啥,除了做个饭。
    三婶的确啥也不能干,不读书,不识字,连电视都不看。三婶整天围着锅台转,唯一一次出过的远门是新疆。那是村里组织的去新疆拾棉花的活动,三婶被村干部动员去的。三婶去新疆后,天天记挂着这一大家人,谁给他们做饭?谁喂猪、喂鸡?还有家里的黄狗不会饿着吧。好在拾棉花很快就结束了。三婶用拾棉花挣的钱给儿子买了袜子,给媳妇买了围巾,给孙子、孙女买了书包,给三叔买了棉裤,唯独没给自己买任何东西。
    三婶从新疆回来后,又开始了做饭、洗衣、种庄稼的忙碌生活。
    去年元旦,我和爸妈去三婶家时,我感觉三婶明显老了。三婶六十刚出头,可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老很多。
    三婶和我们说了几句话,便张罗着去做饭。三叔指着压水井旁边的盆里泡着的衣服对我们说,也不知道她天天忙的是个啥,衣服都泡两天了,也不知道洗。我说三叔,衣服你怎么不洗,你也可以洗啊。三叔没言语。
    三婶已经在灶屋忙活开了,我要帮她烧锅,她不让。她做着饭,不时地捶捶腰。我问她怎么了,她说腰疼,腿也疼,人老了不中用了,哪都是毛病。三婶喂的黄狗在三婶腿边蹭来蹭去,很亲昵的样子。
   只希望,三叔和他的儿子、媳妇们能早一天领悟到三婶的好。
   

下一篇:没有了 上一篇:忠磁电磁吸盘原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