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临湖南光速芙蓉山茶业有限责任公司!

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收藏网站|在线留言
蓝月亮心水论坛热线
623-0528-165
联系茶业有限责任公司
热线:6873-0528-166

邮箱:21231328@163.com

地址:湖南光速芙蓉山茶业办事处作西店工业园

忠磁积极面对市场竞争

文章出处:未知作者:忠磁机械人气:137发表时间:2016-12-25 09:59【

  

 
  冬天下第一场雪时,我把楼顶的两盆茶花端到了屋里。十来天以后,我爱人见天晴了,又把它们端了出来。我对他说,天是晴了,可毕竟是冬天,还很冷,茶花在外面会冻坏的。你还是把它们端屋里吧。他不置可否,迟迟不见行动。
  
  过几天,我去楼顶晒衣服,茶花花蕾的孕育期特别长,差不多要一年时间。在它即将绽放的时候,却莫名其妙地枯萎了。我很心疼。本想随手把两盆茶花端屋里,一赌气,转身回了屋。
  
  “给你说要你把茶花端屋里,你偏不听,茶花冻坏了吧。”
  
  他争辩说:“不是冻坏的!茶花不怕冻,是你把他们端到屋里闷坏了。”
  
  “前几天还好好的,就是这几天冻坏的。”
  
  “给你说茶花不怕冻,不怕冻,你不信。明明就是你端屋里闷的!”
  
  争论到此,已经不知道谁对谁错了。谁对谁错也不重要了。关键是,吵架时没有谁会检讨自己,只会被对方激怒。
  
  我气不打一处来,联想的天赋适时超常发挥。平时诸如他不做家务,做事拖拖拉拉等恶习,一时间全涌出来助长我的火气了。我的声音提高了若干分贝:“反正你是拖拉惯了,连个花盆都不想端!还不想承认。”他也大声喊:“好了好了,都是你有理,都是我的错,好了吧!”这是我们每次吵架吵到高潮时,他表示休战的“高姿态”。吵架往往在这时戛然而止,像电视剧演到精彩处,突然断电。这并非我们“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”,而是换了个版本——冷战。
  
  接下来,我们像一个屋檐下的两个敌人,各自为政,互不搭理。时不时地,还辅以肢体语言,以泄不满。
  
  两天后,早晨起床时,他发现水管没水了。折回卧室,他说:“哎,水管没水了。不知道是上冻了,还是停水了。”我从被窝探出头:“昨晚我睡觉时还有水。”话一出口,我才发现自己犯规了,这还是冷战时期。
  
  自此,维持了两天的冷战局面,像以往许多次一样,因为一个“偶然契机”,不知不觉地结束了。
  
  2
  
  我爱人一向视家务为猛虎,那天却鬼使神差地去清理扫地机的“肚子”。他从扫地机“肚子”里抠出灰尘盒,站在八楼我家的窗口,把灰尘盒里的灰尘往窗外倒。啪,灰尘盒里面的垫子掉楼下了。东西虽小,可没它扫地机算是废了。他探头从窗口往楼下看了看说:“看见了,掉到二楼的出檐上了。我去把它拾回来。”我说:“你怎么拾?”“从三楼邻居家的窗户翻出去,再跳到二楼。”女儿说:“得了,你省省吧。”他豪情万丈:“没事,好拾。”说着,就往外走。女儿拦住她:“不准去!从网上重新买个也就两三块钱。”
  
  三天后,女儿网购的整套灰尘盒回来了。他看了看发货单上的价钱,头都大了:“也太贵了吧!不是说两三块吗?”我说:“只能说明你智商低,好骗。你不想想,谁会单卖个垫子,人家卖整套的。”他心有不甘,说:“我还是要把它拾回来。”我说:“行啊,不怕我打电话告状,你去吧。”我拿过手机,翻出女儿的号码,往他眼前一亮:“去拾吧。爬高上低多刺激啊!”他挠挠头:“不拾了。”
  
  3
  
  坐在被窝里,我拿着笔,看着摊在面前的白纸,想啊想啊,就是不知道该怎样写下早已构思好的文章的开头。想了一句不满意,又想一句还不满意,左想右想不知道该怎么落笔。这笔“文债”搞得我心烦意乱,却又欲罢不能。半小时过去了,仍旧没写上一个字。一歪头,我看见躺在我身边的爱人。他裸露着上半身,睡得鼾声四起。我那无处可落的笔,只一瞬间就找到了用武之地。我对准他那平坦的左胸,以那个生而为摆设的“圆点”为圆心,迅速画下一个鸭蛋大小的圆圈。他被我的突袭而惊醒,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时,那个圆圈已稳稳落在他的左胸上。他迷迷糊糊地抬起手在胸部胡乱抹了几下,嘴里咕哝着什么,翻个身又呼呼睡去了。
  
  我灵感顿生,下笔如神助,刷刷刷一篇小文一挥而就。
  
  4
  
  夜晚半躺在床上,看书看得眼又涩又胀。我放下书,让眼睛休息一会儿。不经意一瞥,看见坐在我身边的爱人,正用眼睛盯着手机,一脸嬉皮地怪笑着。我再一看,原来他在我Q空间里逛悠。
  
  我爱人本是我Q好友,我空间每有更新,他会及时跑过来点个赞送个花的。当然,这是在“和平时期”。而一旦“内战”发生,我便把他从空间好友里删除。“战争”结束,他再嬉皮笑脸求加好友。在他第N次被我删除,又N次要我加他时,被我严词拒绝。刚开始,他表示很受伤,很委屈,常在我面前嘀咕着我不加他。后来这事便不了了之。有半年多了吧,他没进过我空间了。
  
  前些天,因为我空间里的文章在没设置任何权限的情况下,莫名其妙地不能评论了。我主动加他为好友,想试着找找原因。我发了好友请求后,借故问他要手机,趁机点了“接受”。试过之后,忘记删了。这不,“鬼子悄悄进村了”。
  
  我用胳膊肘碰碰他:“哎,在看啥呢?”
  
  他仍盯着手机,轻描淡写地说:“你的文章。”他那副大人窥到孩子小心思的得意样,让我立马计上心来。
  
  “咦?你咋进我空间的?”我问。
  
  “直接就进了呗。对了,你不是早把我删了吗?咱啥时候又成为好友啦。”
  
  我趁机倒打一耙:“就是啊,咱啥时候又成好友啦?是不是你动了手脚?”
  
  他一脸无辜:“没有没有,真没有。”
  
  我继续看书,他继续在我空间里逛。
  
  第二天一早,他对我说:“我这手机咋回事,我好友里又没见你了。”
  
  “那奇怪了,怎么一会儿有,一会儿没有?”
  
  过了一会儿,他似乎明白过来了:“还不是你捣的鬼。”
  
  我摊摊手:“没有没有,真没有。”
  
  早饭后,我打开手机,看见他又发了一条加好友的请求。
  
  5
  
  有人说,不是冤家不聚头;有人说,百年修得同船渡,千年修得共枕眠;还有人说,我在佛前求了五百年,求他让我们结一段尘缘。
  
  我想,在佛前求五百年得来的尘缘,以及千年修来的共枕眠,一旦落实到柴米油盐,是不是都成了冤家?当“王子和公主终于过上了幸福的生活”后,那风花雪月,海誓山盟的背后,会不会也鸡飞狗跳马儿跑?也许,婚姻中的两个人,都是天使与魔鬼的化身,不然,这寡味的世间少了多少酸甜苦辣的剧情?
  
  记得舒淇在结婚时说过一句话:是的,我们决定互相纠缠一辈子。钱钟书把婚姻比作围城,那么,婚姻中的你我,都注定要在围城里纠缠一辈子了。当然,除非你有勇气走出围城。
  
  其实,能在围城里纠缠一辈子谁说不是一种幸福呢?
  

下一篇:没有了 上一篇:忠磁电磁吸盘原理